大旨大松绑,中资海外并购热潮汹涌

尽管海外并购存在诸多风险,但是有内外两股动力驱使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出海并购。上海地区一季度境外投资金额同比猛增8倍就是一个先兆。这是上证报记者从近日举行的“2014百业并购论坛”获悉的趋势。
与二级市场的低迷人气不同,企业并购话题颇受企业家与投资人关注。近日由百业并购联盟主办的“2014百业并购论坛”就吸引了很多听众。上证报记者从现场采访获悉,中国跨境并购继续呈现逆势增长势头。据汤森路透数据显示,近五年,全球的并购规模呈下降趋势,而中国的并购规模却异军突起,年年攀升。2013年中国并购规模已达约2800亿美元,其中境外并购达636.65亿美元。其中不乏成功案例,如万达集团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公司AMC之后,不仅使九连亏的AMC扭亏为盈,而且还重新登陆纽交所。
上海商务委外经处处长孔福安表示,上海今年一季度境外投资核准后的数字是22亿美元,同比增长8倍。他对记者表示,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上海乃至中国的企业将进入市场化、井喷式的境外并购阶段。孔福安认为,海外投资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须”的选择。
孔福安认为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动力主要有二:一是中国企业内在发展需求,他们需要通过国际化来实现转型和升级,通过境外并购提升技术、品牌、渠道等核心竞争力;二是中国政府对境外并购政策管制的放松,给企业并购提供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今年3月24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意见》指出,除“借壳上市”须继续严格审核外,上市公司其他并购重组均取消行政审核。当日下午,上海证券报-金融资微信公众号就对此进行过及时深刻解读,指出这将意味着市场化并购黄金时代来临。
对此,拥有近20年并购经验的中伦律师事务所李俊杰深有感触。他指出,中国企业以前要进行海外并购,至少要经过发改委、商务部、外管局的审批。如果是国企,还要经过国资委批准;如果是上市公司,还需证监会批准。“所以这个过程至少要3个月,半年一年都有可能。”李俊杰认为,《意见》其实是最近半年以来中国政府对海外兼并投资审批体制一系列重要改革中的一部分。
境外并购除了在数量上会井喷,并购口味也有新变化。与前几年中国企业热衷抄底海外矿产不同,汤森路透走访的全球诸多企业家和相关机构人士大体都认为,今年中国企业整个海外并购的驱动力和目标不再是估值较低的资产,而是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和产品线或业务的扩张。海外服务业企业越发受到中国企业青睐,欧美消费品知名品牌颇受中国上市公司青睐。
德勤合伙人跨境并购顾问服务中国区主管袁毓东表示,对于100%现金收购境外服务业企业,最大的风险其实来源于“人脑”的流失。如何防止技术人才的流失,让管理层心甘情愿为第二个东家服务,是这类收购的难题。袁毓东表示,撇开股权激励等技术性方法之外,企业未来发展的主路线一定要上下合心,只有双方在未来发展主线以及价值的统一下,这样的并购才能有望获得更长远的发展及成功。

作者 林琦/张舒

图片 1

2010年11月10日,图为在首尔拍摄的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Lee Jae-won

上海5月13日 –
今年一季度中资跨境并购井喷,单季金额已接近去年全年,中国知名投行–中金公司参与了多个大型并购案,与高盛、瑞银等国际大投行比肩。中金投行并购主管表示,看好未来中企跨境并购潮给中资投行带来的机会。

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兼并收购组负责人王子龙指出,中金与中国大型企业的长期合作、对高成长企业的覆盖、扎根国内资本市场及中金遍布主要金融中心的国际网络,是公司近期取得不错战绩的主要原因。近期的多个中资跨境大型并购项目,背后或多或少都与国内资本市场有关联。

“客户需要一个一站式的顾问,从收购、运作到融资,中金的特色就是跨境并购。而国内券商不知道海外如何操作,国际投行不知道国内如何弄。”他在接受专访时表示。

2015年中金公司参与并已公告的兼并收购项目46个,涉及交易总额1,134亿美元,在Dealogic的中国并购市场财务顾问排名中连续两年名列第一。据Dealogic数据,截止4月底,中金今年来参与的兼并收购项目达19个,交易总额达827.1亿美元,名列中国市场第一,高盛和瑞银排名第二和第三位。

中金公司今年以来参与的大型中资跨境交易包括中国化工集团拟收购瑞士先正达、青岛海尔(600690.SS)拟以54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通用电气旗下家电业务、海航集团旗下天海投资(600751.SS)以约6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子产品分销商Ingram
MicroIM.N、万达集团收购美国传奇影业、昆仑万维(300418.SZ)联合奇虎360QIHU.N以12亿美元收购挪威浏览器开发商OperaOPERA.OL。

万达集团收购传奇影业后,与其拥有的万达影视一起共同注入万达旗下万达院线(002739.SZ)。万达院线周五已宣布重组预案,注入资产估值372亿元,以增发股份作为支付对价;天海投资正连续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估计亦有增发筹资的动作。

中金公司1998年成立香港分公司,并于2007年起逐步设立伦敦、纽约、新加坡的海外机构,这些分支除负责股票和交易销售业务,还会与当地机构联系,获取最新的并购信息,并在这些海外分支中配备了投行人员,包括一些曾在国际投行工作过的资深投行人士。

据王子龙介绍,目前中金的并购团队人数已较去年同期增加四成左右,未来若是并购业务持续热络,公司还会考虑继续扩张。

**并购存内生动力,今年高速增长**

中资海外并购的大迸发,是中金并购业务扩张的基础。对于这股海外并购潮能否延续,王子龙分析称,目前中资企业的海外并购,可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中资企业内在需求,例如开拓海外市场、拓展产业链、引入先进技术和新兴产业等,未来这类并购的动力会始终存在。

另一类是资金推动型,国内流动性宽松产生溢出效应,大量资金涌向海外做财务性并购。一旦国内政策面或资金面出现变化,这些并购肯定会减少,例如最近证监会对中概股回归政策可能收紧以及外汇资本流出审批放缓,都可能对未来的跨境并购产生不利影响。

他指出,第一季中国境外并购的超常增速可能不会持续,但今年整体而言,受企业扩张需求支持,并购规模仍会高速成长,预计全年中资跨境并购额有望达到1,300-1,500亿美元。

据汤森数据,去年宣布的中资企业跨境并购额为1,056亿美元,今年一季度为87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9%。

在国际并购市场上,中资投行与国际同行的竞争差距正在缩小。除了中资收购人越来越普遍及不少国际投行主动收缩中国业务外,在海外并购标的信息获取及融资方案设计这两项国际投行传统强项上,中资投行亦有不少加分。

王子龙介绍说,近年来跨国企业为渡过经济危机,纷纷分拆或出售旗下部分业务,相当大比例选择公开竞标方式,这让中资投行避开短板,在信息获取上能与外资投行基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国内金融市场逐步成熟,也能让中资投行提供更为灵活的融资方案,包括并购贷款、夹层融资、增发股份及可转债等。

不过他坦言,在非竞标形式的海外项目信息获取上,中金仍存在短板,公司将会与海外投行及律师等中介机构等合作,弥补自己的薄弱环节。

审校 张喜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