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海县勐往乡野象损毁庄稼伤害人,西双版纳

图片 1

摘要:
  “庄稼快成熟的时节,野生大象们就来了,辛辛苦苦种的粮食,眼看就要收割,结果被它们吃个精光。”傣族农民岩温糯无奈地对记者说。他家所在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勐养镇勐满村,是“人象冲突”重灾区之一,大象频繁“肇事”令村民叫苦不迭。  西双版纳是中国西双版纳“人象冲突”愈演愈烈
化解需要新思维  “庄稼快成熟的时节,野生大象们就来了,辛辛苦苦种的粮食,眼看就要收割,结果被它们吃个精光。”傣族农民岩温糯无奈地对记者说。他家所在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勐养镇勐满村,是“人象冲突”重灾区之一,大象频繁“肇事”令村民叫苦不迭。  西双版纳是中国野生亚洲象最主要的生存家园,千百年来野象在这里与人类和谐共处,然而近些年来,野象越来越频繁地走出热带丛林,采食庄稼甚至袭击人类。“人象冲突”为什么愈演愈烈?记者日前深入西双版纳进行了调查。  野象“肇事”
触目惊心  野象是我国濒危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目前仅在云南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等地热带丛林中还有分布,种群总数不到300头,其中90%集中在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周边区域。  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松海告诉记者,野象本来是西双版纳人非常喜爱的动物,但是近年来,许多村民对野象越来越感到头疼。在“人象冲突”重灾区,野象“肇事”令人触目惊心:这些森林中的庞然大物成群结队,肆无忌惮地闯入村庄,吃光田里的庄稼,毁坏即将开割的胶园,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请看几起野象“肇事”的例子:  去年9月6日,一群由6头野象组成的“抢粮队”长途奔袭来到勐腊县勐满镇勐岗村,进入村民的稻田享受美食,80多亩刚刚抽穗的稻谷被其一扫而光。到了晚上,已经饱餐一顿的象群仍不愿离开,霸着柏油路睡起觉来,2名骑摩托车的男子不小心靠近时,被野象挥鼻连人带车摔出了公路……  去年8月8日傍晚,28头野象闯进勐满镇河图村的玉米地,毫不客气地将快要成熟的玉米吃光,村民只能趁大象离开的空隙抢收粮食。附近有一座林业管护瞭望塔,铁门被大象撞坏,水管被折断,电视卫星接收器、锅碗瓢盆等全被踩扁,路边的一根水泥电线杆也被撞断……  记者在西双版纳还听到一个悲惨的故事:2007年11月21日,勐腊县勐腊镇林业站女工程师陈素芬,接到广纳里村有野象毁坏橡胶林的报告后,赶到现场勘查损失,不幸遭到野象的袭击,丧身象蹄之下。  杨松海说,据保护区管理局统计,从1991年到去年5月,西双版纳因亚洲象等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粮食作物损失5万多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亿元,有140多人遭到野象袭击,其中30多人因伤势过重死亡。  “事实上,人象冲突并非仅在西双版纳存在。”杨松海告诉记者,在肯尼亚等非洲象分布国家,在亚洲象分布的印度、缅甸和斯里兰卡等国,“人象冲突”同样是困扰当地政府和居民的一个难题。据报道,印度阿萨姆邦过去16年中有超过600人、孟加拉国过去12年中有至少200人因大象丧生。“人象冲突”为何愈演愈烈  过去与人类和谐共处的野象,近年来为何越来越频繁地走出丛林,采食和糟蹋农作物,甚至袭击人类?  杨松海认为,根本原因是随着人口增长和对自然的加速开发,野象的栖息地不断压缩和破碎化,丛林中的食物资源减少,野象不得不走出丛林寻找食物,因此与人类发生冲突的频率增加。他打着手势说:“就好比两个相邻的圆圈,本来相安无事,但圆圈不断扩大,两个圈就会交叉,而且交叉面积越来越大。”  长期跟踪研究野象的保护区管理局科研所所长陈明勇介绍说,野象对生存环境有着严格的要求,具体说就是需要食物丰富、水源充沛、隐蔽性好的热带丛林。可是符合这些条件的地方越来越少。热带雨林是野象栖息的理想场所,但据1976年、1988年和2003年三次遥感测量,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呈明显减少之势,总面积从50余万公顷减少到了约27万公顷。  热带雨林的减少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被以橡胶为主的各种经济作物取代。截至2008年,西双版纳的橡胶种植面积已超过23万公顷。这为我国的天然橡胶基地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同时也导致大量的热带雨林被破坏,野象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二是人口增加导致对耕地的需求扩大。上世纪50年代初,西双版纳人口仅30多万,如今这个地区的人口达80多万。伴随着人口增长及大量移民的进入,对耕地的需求不断扩大,人们纷纷在热带雨林分布地区开荒种粮,加速了对野象家园的破坏。三是砂仁种植。砂仁是一种重要的药材资源,通常在有高大乔木遮蔽的林地栽种。西双版纳从广东引种砂仁以后,不断扩大种植面积,目前已发展到7万多公顷。由于砂仁栽种时需清除树下的乔木幼苗、灌木和草本植物,从而使野象失去了食物资源。  陈明勇介绍说,成年野象的体重达3吨到4吨,食量很大,每天能吃掉植物150公斤左右。随着生存环境变化,野象逐渐养成了采食农作物的习惯,并准确地掌握了农作物生长规律,快到成熟时就来采食。  解决“人象冲突”需要新思维  在景洪市勐养镇勐满村,村委会主任岩扁说:“村里种了800亩旱稻,每年要被象吃掉200多亩,玉米被吃的更多。政府按稻谷每斤0.5元、玉米每斤0.15元发给补助,只能补助损失的1/5,我们希望补助能再提高一点。”   “大象来抢粮食,我们就想办法赶走它们,比如放鞭炮、点火或者敲锣打鼓。”村民岩温糯告诉记者,这些办法刚开始还管用,现在大象习惯了,一点都不害怕。  除了采取驱赶的办法,西双版纳曾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合作,在一些村寨的农作物周围架设“太阳能电围栏
”。起初有一定防范效果,但后来聪明的野象找到了对策,用小树搭在电线上将电导走,或卷来一棵大树把电围栏压倒。在一些村寨和农场,人们还用挖防象沟、修防象壁等办法来防范野象“肇事”。  “这些办法有一定作用,但都不是治本之策。”杨松海说,“我们要改变一个立足点,就是从如何缓解人象冲突,改变为如何更好地保护野象,否则一切努力都是舍本逐末。”他认为,保护野象的核心是改善野象的生存环境,增加野象的食物资源,当务之急是建设食物源基地,构建野象迁徙通道。  杨松海介绍,近年来保护区管理局开展了食物源基地建设的试点,累计投入87万元建立了2600余亩食物源基地,种植芭蕉、甘蔗、玉米和旱稻等作物,吸引野象前来采食。去年12月31日,就有16头野象来到勐养镇的关坪食物源基地,尽情享受这里的玉米、芭蕉等丰盛的食物。杨松海表示,野象食物源基地对减少野象“肇事”具有良好效果,这一做法今后将大力推广。  目前,西双版纳的野象分布在勐养、尚勇和勐腊三个子保护区,相互之间不能迁徙,限制了野象的活动范围,阻隔了象群之间的交流。有研究发现,长期的近亲繁殖使野象出现了体形变小的情况。当地政府计划,在三个子保护区之间建立宽约2公里的生物走廊带,为亚洲象等野生动物迁徙创造条件。

野象是我国濒危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西双版纳是我国野生亚洲象最主要的生存家园,千百年来野象在这里与人类和谐共处。然而,近年来,随着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在大象数量增加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是野象越来越频繁地走出热带丛林,采食或损坏庄稼、破坏农用设施和民房、袭击牲畜和人类的事件频繁发生,人象冲突不断加剧,受野象危害的村寨,许多人闻象色变。

事故一:2014年12月28日发生一起“人象冲突”事件,家住勐海县勐往乡坝散村委会坝散一组村民胡老四和妻子龚美英在甘蔗地劳作时,突然遭遇野象群攻击,导致胡老四在逃命途中跌落深沟幸免一难,但导致腰椎骨折,送进勐海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需要卧床休息三个月。家中顶梁柱的不幸死亡,身后留下了71岁的老父亲和70岁体弱多病的老母亲,还有14岁半的女儿和10岁半的儿子。

事故二:截止2015年1月7日,勐海县勐往乡受野象群危害的甘蔗地有3160亩、甘蔗产量受损15440吨,如果不及时抢收送进糖厂交售,直接经济损失将达660万元。

保护环境和保护野生动物需要支付成本。随着人口的增长和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西双版纳州各族群众脱贫致富要求日益迫切,保护与发展矛盾日益突出,经济作物开发种植使人与森林、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加剧。

目前,野生动物或野象肇事的补偿标准偏低,当地村民怨声载道但无可奈何,解决好这事关民生的问题,确实需要付出成本。据悉,因野生动物肇事导致的人员伤残、死亡,最高可获补偿20万元,医疗费最高可获补偿10万元;补偿一亩受损的玉米400元、水稻500元、甘蔗700元。但一亩甘蔗按平均亩产5-8吨计,按糖厂2014年的甘蔗普通品种收购价420元/吨计,每亩产值2100-3360元,补偿标准未超过亩产值的三分之一。而一个人的生命又何止呢?

当前,西双版纳“生态立州”战略顺利实施,循环型的生态经济体系、文明型的生态文化体系、节约型的资源保障体系、友好型的环境保护体系、和谐型的人居环境体系、保障型的政策制度体系等各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推进。为此,在继续加强对野象生活习性和栖息地环境研究的同时,在野生动物活动较为频繁的区域内建设更多食物源基地,以减轻野象对人员和农作物的侵扰。或者,提高野生动物或野象肇事的补偿标准,让当地村民得到更合理的补偿,以减少或避免村民对野生动物的报复性犯罪。为此,建议如下:

当发生野生动物采食或损坏农作物时,按照不同农作物在当地的平均亩产和当年的市场销售平均价格,即按每亩的平均产值进行赔偿。这样,当野生动物发生危害时村民得到应有的赔偿,没有发生危害或少发生时,村民也可以到市场进行销售,村民的切身利益得到保障,村民的生产积极性也得以确保,生活得到保障,以实现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和谐共处。

附:2014-2015年度野象危害甘蔗面积产量统计表

图片 22014-2015年度野象危害甘蔗面积产量汇总表.xls

图片 3

图片 4图片 5

图片 6